从印度禁新冠药瑞德西韦出口看国际分工

来源:日经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25日 10:12

  已在医药品行业固定下来的国际分工供给体制正面临阴影。印度政府日前宣布禁止出口新冠治疗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印度当地企业通过与美国企业的协议,获准生产此药。在各国争夺新冠疫苗和治疗药的行动扩大的背景下,企业或将不得不制定应对超出自身战略风险的体制。

undefined

  医药品供应依托着国际采购网。尤其是在原料药领域,最近约20年里,中国大陆和印度等成本竞争力高的海外厂商一直在扩大份额。

  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的统计显示,通过与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的授权协议,印度药企Cipla、瑞迪博士实验室(DrReddy'sLaboratories)等7家厂商生产瑞德西韦注射剂,并向印度国内和国外供给。

  印度政府以国内疫情扩大为由,根据外贸相关的法律禁止了瑞德西韦出口。

undefined

接种疫苗的印度女性(4月11日、孟买 、REUTERS)

  围绕新冠治疗药和疫苗,生产国与供给国的纠纷在各地发生。欧盟1月底引进了限制对区域外出口疫苗的措施。利用这种措施,意大利针对在国内生产的疫苗,叫停了向澳大利亚的出口。

  新冠治疗药和疫苗由开发企业在世界各地的工厂生产,但需求大幅超过供给,供应链的断裂风险浮出水面。

  日本的疫苗供给等也由海外厂商主导,明显依赖进口。日本4月12日启动向老年人接种美国辉瑞的疫苗,这些疫苗也是在欧洲等地的工厂生产。日本企业为了避免供给风险,已开始采取对策。

  为了在日本国内投放新冠疫苗,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计划把技术转移给日本药企JCRPharmaceuticals,在日本国内生产一部分疫苗原液。在阿斯利康向日本政府供给的1.2亿剂疫苗中,至少9000万剂将在日本生产。

  针对力争作为新冠治疗药获批的“法匹拉韦(favipiravir)”,富士胶片为了在日本国内稳定生产,从原料的生产到包装都由国内企业完成,已开始构建供应链。不过在日本的整个制药行业,应对供给风险的生产体制调整刚刚起步。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药事工业生产动态统计调查显示,2019年医疗用医药品的国内生产金额约为8.66万亿日元。其中,使用进口原料药达到一半以上的药物超过7成。完成品的进口也达到约2.73万亿日元。

  大型咨询公司ArthurDLittleJapan的高级顾问辻敦司表示,“新药的原料药被认为有8成在(日本)国内制造,另一方面,价格竞争激烈的仿制药对印度和中国大陆等海外的依存度很高”。辻敦司指出,日本国内面向仿制药的原料药约6成由海外制造。

  在日本政府抑制药品价格的背景下,制药企业要确保收益,必须降低生产成本。但如果生产国的情况导致原料供给和生产停滞,有可能影响日本人的健康。

  受新冠疫情影响,企业的增长战略因各国情况而可能受到影响的风险浮出水面。对于各家制药企业来说,重新构建最佳供应链正在成为重大课题。

  日本药企第一三共的社长真锅淳表示,“必须思考建立原料药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储备、或通过同盟在制药企业之间供给的体制”。

  生产集中还涉及半导体和服装

  不仅限于医药品,全球供应链集中于特定国家和地区的情况作为新风险浮出水面。以依靠“水平分工模式”取得进展的半导体行业为开端,材料和服装等行业也以供给的停滞为契机,迅速重新构建供应链。

  日本各电子企业在2000年代最早转向水平分工。把制造委托给单价低的海外厂商,寻求生存下去。

  在半导体领域,高通、英伟达不拥有工厂,专注于设计和开发尖端半导体,制造由台积电、三星电子等负责。台湾和韩国占全球半导体产能的4成以上。

  水平分工能降低各家企业的设备投资额和业务风险,但由于新冠疫情,脆弱性也浮出水面。居家需求推动个人电脑和游戏机等的销售增长,导致半导体代工企业的供给能力紧张。向特定地区和企业集中的模式适得其反,汽车半导体陷入全球供给不足。

  为了降低供应链的断裂风险,局部接近垂直整合模式的趋势也在出现。美国亚马逊将自主开发面向数据中心的半导体。

  在服装行业,运营优衣库的迅销借助被称为“制造零售一体化”的垂直整合模式降低整体成本,实现了飞跃发展。

  虽然迅销的大部分生产放在中国大陆,但意识到地缘政治风险,寻求向越南等东南亚分散。

  虽然分散代工地对于降低供应链断裂风险有效,但出于成本考量,持消极态度的企业也不在少数。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若杉朋子、花田亮辅孟买、林英树

您还没登录

请先登录或注册再进行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