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药行业现状与趋势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23日 10:12:13

根据ICH定义,原料药(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活性药物成分,简称API)是指用于制药时成为药品活性成分的任何一种物质或物质的混合物。

从产业链来看,原料药行业的上游为石化产品、农产品,下游主要是化学药品制剂、保健品等领域。

按照专利阶段不同,原料药大致可分为三类:

1.大宗原料药:一般包括抗感染药、维生素、氨基酸、解热镇痛及非甾体抗炎药、激素、生物碱及有机酸等传统原料药,此类原料药一般不涉及专利问题。

2.特色原料药:一般是指专利即将到期或者近期到期的产品,主要包括降血压、降血脂,以及降血糖等系列产品。

3.专利原料药:一般是指以CDMO模式合作的创新药产品。

原料药不是简单周期板块  特色及专利原料药壁垒较高

一、国内主要集中在大宗原料药领域,特色及专利原料药正快速发展。

从竞争格局和盈利性分析:

大宗原料药:市场需求大、工艺成熟、竞争激烈、市场较为分散,毛利率低。

大宗原料药的经营模式为自产自销;主要产品包括维生素、抗生素等;服务内容为:企业根据市场调研的结果来识别出大众客户的通用需求,并以此为起点开展研发、生产、销售等具体经营活动;企业一般只与大众客户保持常规的沟通,以确保满足大众客户的通用需求;业务主要依靠将通用产品销售给尽可能多的客户;客户黏性较低;毛利率也较低。

特色原料药:有一定技术含量,主要依靠与客户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从而获得订单,客户绑定较为紧密,稳定性较好,毛利率较高。

特色原料药的经营模式为自产自销;主要产品包括降血压药、抗肿瘤药等;服务内容为:国际仿制药企业在开展专利挑战业务,或者开发独特的工艺路线以形成竞争优势等情况下,与原料药企业进行合作研发、定制生产;供应商和客户相互考察的时间周期比较长,过程复杂,客户关系同时比较紧密,具有长期稳定性和共赢性的特点;业务主要依靠与有限的客户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而获得更多的定制项目;客户黏性较高;毛利率也较高。

专利原料药:主要给创新药企提供定制研发和定制生产,有较高的技术难度,在一段时间内与药企深度捆绑,客户黏性高,毛利率高。

专利原料药的经营模式为自产自销/CDMO;主要产品为各类创新药原料药;服务内容为:在创新药定制模式下,主要根据跨国制药公司和生物制药公司的需求提供定制的研发服务和定制生产的产品;供应商和客户相互考察的时间周期比较长,过程复杂,客户关系比较紧密,具有延伸性和自我强化性;业务主要依靠与有限的客户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而获得更多的定制项目;客户黏性较高;毛利率也较高。

二、专利原料药与特色原料药毛利率相对较高。

在产品毛利率方面,由于客户结构和技术壁垒差异,专利原料药(A阶段)和特色原料药(B阶段)的毛利率相对较高,大宗原料药(C阶段)毛利率相对较低。

国内原料药供应商目前主要集中在毛利率较低的大宗原料药领域,市场竞争也较为激烈,部分领先原料药供应商逐步开始向特色原料药和专利原料药拓展。

1.jpg

三、规范市场准入壁垒更高,利润空间相对较高。

全球原料药市场按照准入门槛可分为规范性市场和非规范性市场。规范性市场包括欧盟、美国等主要发达国家,市场准入有着严格规定和管理,由相应政府机构实施相关药品规范。非规范性市场包括印度、越南等国,法律监管体系相对宽松,准入门槛相对较低。

美国:监管机构为FDA。自2012年10月1日后,DMF首次被ANDA(简略新药申请)引用时,将要求缴纳一次性费用,且进行初步完整性评估,完成缴费和通过初步完整性评估后,将在FDA网站公开DMF清单,供非专利药企业参考和ANDA递交时引用。在DMF文件专业审查和现场检查通过后方可进入美国市场。FDA现场检查完成后发出现场检查确认函(EIR letter)将审核结果通知生产厂家,并输入美国海关的管理系统,该原料药即获准直接进入美国市场。生产厂家每年向FDA递交一份DMF修改材料,一般情况下,每2—3年要接受一次复查。进入美国的所有有关药物的生产加工、包装均应严格符合美国cGMP的要求。

欧盟:监管机构为EDQM、EMA。对于中国原料药企业而言,其生产的原料药获准进入欧洲市场用于制剂药物生产,主要有两种方式可以选择。一是向EMA或欧盟成员国药政管理部门递交和登记欧洲药品主文件(EDMF)。二是向EDQM申请并获得欧洲药典适用性证书(CEP证书)。EDMF与药品制剂的批准有关,应当与药品注册文件同时递交;申请CEP证书则是一个独立的过程,在任何时候按要求提交相关文档并通过审计就可以获得证书。一个原料药一旦取得CEP证书,即可以用于欧洲药典委员会成员国内的所有药物制剂生产厂家的制剂生产。

韩国:该国《药事法》不强制要求进口的原料药进行注册,其第42条“药品等的进口批准”第1款规定,有意从事药品进口业务的,应遵照《首相条例》,向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长提交报告,并遵照《首相条例》就每一产品向其获取上市批准,或向其提交上市通知。

日本:监管机构为PMDA。外国的生产企业通过日本的国内代理商提出申请海外认定证书,PMDA审查符合要求后,发给海外认定证书,然后进行MF登记,之后日本政府向该企业发放MF登录证,但是发放MF登录证并不表示企业已经可以直接在日本国内销售产品,而仅仅表明日本政府愿意接受该企业进来。随后,国外企业在日本的代理依据注册号码来申请销售许可,等到政府方面确认企业有申请销售许可之后才开始MF注册审查,在MF审查和GMP审查通过后,方完成申请流程。

印度:该国卫生和家庭福利部2001年8月24日发布的GSR.No.604(E)通过规定:外国生产商必须为向印度出口的药品的生产厂房,以及向印度出口的药品申请注册证书,外国生产商可委托印度政府认可的印度代理公司办理注册申请。管理条例明确、详细规定了注册证书所需文件。注册证书从发放之日起3年内有效。

四、大宗原料药格局基本稳定,行业驱动因素来自供给端突发事件。

大宗原料药具有附加值低、生产规模大和工艺成熟等特点,一般不涉及专利问题。整体来看,大宗原料药毛利率相对较低,以主要产品为维生素类的浙江医药为例,近几年其整体毛利率维持在30%左右。

经过多年的发展,全球大宗原料药行业已进入成熟期,下游的需求属于缓慢的自然增长,目前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大宗原料药价格主导因素主要来自行业突发事件导致的供给端的变化,如突发的自然灾害、环保安全事件等。

五、特色原料药保持稳定增长,行业驱动力来自于新品种扩充、产业链延伸等。

在特色原料药方面,下游制剂渗透率还存在提升空间。以缬沙坦为例,其2012—2015年期间在样本医院销售量增长明显,预计提升了上游缬沙坦原料药量的增长。在毛利率方面,特色原料药相对较高,以产品主要为特色原料药的美诺华为例,其原料药业务毛利率近几年约在37%左右。

特色原料药行业的驱动因素,一般主要来自于产品管线的丰富、向下游开拓更多核心客户、向规范市场拓展,以及向CDMO和下游制剂转型等。

六、“技术+客户黏性+重资产”多层壁垒,构筑特色原料药行业护城河。

1.技术壁垒高。在生产方面,各国政府对药品的安全监管要求极高,近几年缬沙坦、雷尼替丁等事件,对上游原料药和中间体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研发方面,近年来,随着研发投入加大,以及审评审批加速,下游药品的创新迭代频率加快,从而带动原料药品种的创新加速,对原料药企业的创新研发能力提出较高要求。

2.客户黏性强。下游制剂客户在选择原料药供应商时,考察周期相对较长,对原料药质量要求通常较高,一般选择供应商后不会轻易更换。同时,在欧美等规范市场的现有法规要求下,制剂企业更换原料药供应商的成本也较高,因此下游制剂对特色原料药企业黏性较强。

3.重资产行业,投入较大。原料药行业新产品开发投入高、周期长、药品生产专用设备多,重要仪器设备依赖进口,费用昂贵,固定资产投入较多。此外,为了满足各国监管部门的要求和客户现场审计需要,以及当期环保的高标准,企业还需要在安全、环保等方面投入大量资金。

七、高资金和建设周期投入,特色原料药行业壁垒较高。

从国内主要原料药企业产能扩建情况来看,在投资金额和建设周期方面,均有较大的投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原料药行业作为重资产行业的进入壁垒。

如博瑞医药泰兴原料药和制剂生产基地(一期),投资金额3.59亿元,建设周期24个月,涉及卡泊芬净、米卡芬净、阿尼分净等11个品种;美诺华宣城1600吨原料药项目,投资金额8亿元,建设周期5年,一期项目涉及沙坦类、他汀类等6种原料药;司太力年产2035吨X射线造影剂原料药技改及扩产项目(二期),投资金额4.28亿元,建设周期超过5年,主要为年产1330吨碘海醇和年产505吨碘帕醇生产线;同和药业年产800吨加巴喷丁、10吨达比加群酯、30吨阿扎那韦、150吨醋氯酚酸、150吨塞来昔布、33吨沙坦类中间体新、改、扩建项目,投资金额2.7亿元,建设周期2年。

特色原料药产能逐步向亚太转移  国内产业迎来较高景气度

一、从全球需求端看,下游制剂需求增加驱动全球原料药市场规模稳步提升。

市场规模方面,受益于整个下游药品制剂需求稳步增长,根据化学制药通用名药物协会(Chemical Pharmaceutical Generic Association,CPA)数据,预计2020年全球原料药市场规模将达到1864亿美元,同比增长6.1%,预计主要由特色及专利原料药驱动。

在市场格局方面,经过近几年产能转移,全球原料药市场已形成以中国、印度及西欧地区为主导的全球原料药产能供给格局。

二、从国内需求端看,我国医药市场以仿制药为主,上游原料药需求依然较大。

国内医药市场依然以仿制药为主,根据《中国仿制药蓝皮书2017》数据,2017年中国仿制药市场规模达到10208亿元,市场份额占比维持在60%以上,预计到2021年,仿制药市场规模将达到15887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11.7%。国内仿制药需求依然巨大,带动上游原料药需求量稳健增长。

三、带量采购品种销量显著提升,带动原料药量的增长。

从带量采购政策落地后主要品种销售情况看,价格的下降驱动药品快速放量。以阿托伐他汀和瑞舒伐他汀为例,其近几个季度在样本医院的销量稳步提升,预计随着带量采购在国内全面铺开,下游重标制剂企业对上游原料药的需求将会显著提升。

四、从供给端看,环保等因素驱动全球原料药产能向亚太地区转移。

20世纪90年代以前,欧洲和美国是全球主要原料药生产区,90年代以后,随着环保、人工成本等方面原因,欧洲和美国产能逐步向外转移,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快速崛起,逐步成为原料药主要生产和出口国家。

以美国市场为例,来自中国和印度原料药供应商数量的占比分别为13%和18%。截至2019年8月,FDA数据显示,相比于美国和欧洲供应商,客户采用印度供应商产品,可降低成本30%—40%。

五、从类别来看,特色原料药产能转移趋势明显,国内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总体来看,全球大宗原料药的产能转移已经基本完成,我国处于成熟期。特色原料药及专利原料药转移正在加速,我国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部分品种如缬沙坦、卡马西平等在全球取得了较为优势的地位。而下游制剂产能转移方面,我国尚处于早期阶段。

六、从供给端看,中国原料药在美国和欧洲份额不断提高。

博瑞医药招股书显示,目前印度和中国企业持有的DMF(Drug Master File,药品主文件,反映药品生产和质量管理的文件资料)数量持续增长。

截至2016年底,美国DMF中,46%由印度企业持有,中国的DMF数量在稳步增长。根据博瑞医药招股书,近几年中国每年新增获得的DMF注册仅次于印度,目前已超过美国和欧洲五国的数量。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全球原料药产能转移趋势。

2.jpg

七、从出口看,我国原料药出口保持稳定增长。

印度由于语言和技术优势,过去是多年受益原料药产能转移明显,中国则凭借更为成熟的基础工业体系、成本优势,在核心技术、产品质量体系和DMF认证等方面快速追赶印度。

近几年中国原料药出口持续增长,2018年原料药(含医药中间体)的出口数量达929.72万吨,同比增长3.8%,出口金额达到300亿美元,同比增长3%。

八、从产量来看,我国原料药产量近几年稳步提升。

2019年中国化学药品原料药产量达252.3万吨,近几年产量稳定在200万—300万吨之间。

3.jpg

九、在全球疫情蔓延下,短期全球原料药产能供给或将紧张。

从供给端来看,原料药供给最大地区如欧洲、美国和印度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目前出于疫情的中后期,主要生产地区如浙江省的原料药生产企业已经复工。

海外主要生产地区形势则不容乐观,如意大利、印度和美国目前仍处于疫情暴发期。印度政府从3月3日起限制26种活性药物成分(API)和由它们制成的制剂出口。预计全球原料药供给或将锁紧,主要原料药价格有望上涨。

考虑到目前国内主要的原料药企业已相继复工,全球原料药供给或将出现较大缺口,预计国内原料药龙头企业有望持续受益,原料药价格上涨和海外订单向国内转移。

原料药在产业链中话语权提升  行业成长空间有望进一步打开

一、带量采购等政策提升原料药在产业链中的地位。

近几年,国内医保控费趋势明显,仿制药带量采购逐步成为常态。带量采购政策对原料药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制剂价格下行带来渗透率的提升,从而带动原料药量的提升。

2.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对原料药质量要求显著提高,推动行业集中度提升,原料药价格也有望维持在相对较高水平。

二、一致性评价提升对上游原料药的质量要求。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对药品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带动对上游原料药质量的要求也显著提高。一致性评价等政策落地,使得制剂企业对优质原料药需求更加强烈,订单持续向具有高质量标准和稳定产能供应的龙头原料药企业集中,原料药行业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得到提升。

三、关联审批进一步绑定原料药企业与下游制剂客户。

2017年12月,CFDA发布《原料药、药用辅料及药包材与药品制剂共同审评审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各级食药监部门不再单独受理原料药、药用辅料和药包材注册申请,改为登记制,登记后获得登记号,待关联药品制剂提出注册申请后一并审评。

关联审评使得原料药和制剂企业能够事前互相遴选,从而建立起更加牢固、长期的合作关系,对于制剂企业而言,更换原料药供应商的成本和难度明显增加,与上游供应商绑定更深。

四、国内环保政策趋严,加速行业集中度提升。

今年1月,工信部、生态环境部、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四部门联合发布《推动原料药产业绿色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原料药产业未来的发展目标、实施路径、基本要求等作了明确表述,其中要求到2025年,国内原料药产业结构更加合理,采用绿色工艺生产的原料药比重进一步提高,高端特色原料药市场份额显著提升。再结合近年来国内环保要求不断升级分析,预计行业中小产能将逐步淘汰,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五、全球原料药质量监管升级,持续推动行业集中度提升。

国外方面,全球主要药品监管机构对原料药产品质量的监管要求近年来逐步升级,如2018年的华海药业缬沙坦召回事件、印度Hetero Labs公司氯沙坦召回事件,以及今年FDA要求雷尼替丁全面下架,可以看出全球对药品质量监管趋严,预计将导致下游制剂厂商对高标准的原料药需求更为强烈,有望提升特色原料药行业技术门槛,带动行业集中度提升。

六、多方面因素影响下,国内特色原料药价格近几年稳中有升。

2018年以来,国内主要特色原料药产品价格出现明显上涨,如阿托伐他汀、辛伐他汀、洛伐他汀等均具有较为明显的涨幅,目前仍维持在历史较高水平。

4.jpg

总体来看,带量采购、环保政策趋严,以及海外质量监管趋严等因素,对国内原料药行业在技术工艺,以及生产质量监管等方面提出较高要求,预计将带动行业集中度明显提升,原料药价格未来一段时间内也有望维持相对稳定的水平。

原料药发展趋势

趋势之一:下游“原料药+制剂”一体化,以及制剂权益分成。

在国内医保控费大环境下,仿制药价格承压,“原料药+制剂”一体化可大幅缩减成本,是目前原料药和仿制药企业重点布局方向,如华海药业、司太立等原料药企业纷纷借助原料药优势,向下游制剂延伸,凭借成本优势抢占市场份额。其中华海药业的制剂销售收入占比,从2009年的9%提升至2018年的57%。

此外,原料药企业还可以参与下游制剂销售分成,如博瑞医药等少数企业凭借技术优势,拥有较强的话语权,能够享受制剂上市后的销售分成。

趋势之二:向专利原料药(CDMO)领域拓展。

从产业链来看,CMO/CDMO上游为精细化工行业,下游客户是医药企业,与特色原料药产业链极为相似,特色原料药企业向CMO/CDMO拓展具有一定的天然优势。目前国内CDMO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有能力向CMO/CDMO拓展的原料药企业成长空间将进一步打开。

随着国内创新研发投入加大,以及工程师红利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近几年医药生产研发外包订单向中国、印度等成本低廉新兴市场转移趋势明显,目前CDMO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根据Frost & Sullivan数据,预计全球CDMO市场规模将从2019年的730亿美元提升到2021年的920亿美元,复合增速达到12.3%,国内CDMO行业规模将从2019年的441亿元提升到2021年的626亿元,复合增速达到19.1%。

趋势三:通过丰富产品管线,提升市场竞争力。

对原料药供应商而言,通过研发不断丰富自身产品管线,在一定程度上可提高市场竞争力。以美诺华为例,该公司围绕降血压、降血糖、抗感染等领域布局,产品管线不断丰富,在慢病领域形成组合拳,市场竞争力显著提升。